另一个环境设施——干化焚烧厂则仍在建造中

2020-06-28 03:52

前天,新快报记者前往深圳市水利学会、深圳市水务局核实有关事项。

深圳市水务局一名官员表示,该局相关领导牵扯进此次事件是历史因素造成。该官员称,水务部门对深圳市水务技术服务有限公司的改制今年年初就已经启动。深圳市纪检部门对相关情况也有所掌握。

新快报记者注意到,今年7月18日,现任深圳市水务局局长以深圳市水利学会理事长的身份,主持召开了该学会第五届十一次常务理事会,会议听取了深圳市水利学会秘书处关于深圳市水务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改制及股权转让方案有关情况和公司清产核资及资产评估情况的汇报。

据上洋污泥处理厂周边居民介绍,2013年底他们在社区里开始闻到一些臭味,尤其到了今年年初,臭味越发加重并伴有化学气味,晚上尤其浓烈。

“刚刚解决了一个垃圾填埋场,现在又来一个污泥处理厂,晚上即使关上窗也臭得睡不着觉,很多邻居都生病了。”最近一段时间,深圳多位市民向新快报记者投诉称,在深惠交界处的上洋污泥处理厂超标偷排废气,严重影响了当地居民的生活,截至目前已经有上百名学生转学,部分儿童出现了喉咙不舒服、流鼻血现象。污染已导致周边数万居民深陷恶臭。

潘挺强调,业主曝光的微信截图都是“断章取义”的。“我们是正规工厂,不可能干什么送红包、规避检查的事,这是我们平时互相调侃说的话。”

深圳市市场监管局官方网站资料显示,合泰公司的股东为深圳市新国泰环保技术有限公司和深圳市水务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其中国泰公司出资1400万元,占70%;深圳水务技术服务公司出资600万元,占30%。

沿着田心村一路前行,再转入一条并不显眼的小路,记者一行人先是抵达正在施工的干化焚烧厂项目,而与干化焚烧厂仅一墙之隔的地方,便是周边居民投诉的重点——上洋污泥处理厂。

从业主提供的该手机微信截图中,记者发现上洋污泥处理厂自投产以来尤其在今年四五月期间,一直处于超量生产状态,最多时一日处理量达到820吨。此前该厂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该厂设计日处理量仅为300吨。

在接受采访时,深圳市水利学会秘书处相关负责人表示对整个事件完全不知情,要求记者前往深圳市水务局采访,深圳市水务局相关工作人员透露,事件已引起该局高度重视。该工作人员表示,目前上洋污泥处理厂已停止生产,正在着重进行升级改造以提升臭气处理的技术,改造完成后才能复工。

微信截图还曝出,上洋污泥处理厂部分员工混入业主群内“监视”业主动向,记录维权业主的车牌号等情况。

为了掩盖难闻的臭味,污泥处理厂使用香精来掩盖臭味?证据表明,位于深圳市坪山新区的上洋污泥深度脱水处理厂(下称上洋污泥处理厂)就在用这样的方式来掩人耳目。

昨天,新快报记者致电上洋污泥处理厂生产副总经理潘挺,其证实了相关微信截图的真实性。

手机内的信息还泄露该厂还有规避上级部门检查的行为。例如,在被业主投诉臭气污染后,该厂员工会在检查人员到场前先使用香精、除臭剂等掩盖臭味;在上级部门前来检测臭气污染情况时,将路线往旁边的鸭绿湖垃圾填埋厂引导;向部分检测人员送红包等行为且在检测人员检测周边臭气情况时,改变厂内废气处理的排放气压,导致臭气无法排出,减少臭味等情况。

惠州大亚湾第三中学就位于上洋污泥处理厂周边,该校负责人透露,由于恶臭污染,截至目前已经有上百名学生转学。周边居民还告诉记者,在这边居住的不少儿童出现了喉咙不舒服、流鼻血现象,经医院检查,是呼吸道感染。“不少住户都跑去别的地方租房子住了,一到晚上这边就臭得不行,还带有化学气味,很多人都说住下去,身体会垮。”周边居民李小姐说。

日前,新快报记者驱车前往事发地核实相关情况,发现上洋污泥处理厂位于深惠交界处的坪山环境园内,属于环保工程之一。目前,该环境园内有鸭湖垃圾填埋场、上洋污水处理厂、上洋污泥处理厂三大环境设施,另一个环境设施——干化焚烧厂则仍在建造中。

上洋污泥处理厂目前已处于停止生产状态,不过有当地居民表示担心死灰复燃。

深圳市坪山区政府网显示,上洋污水处理厂污泥脱水升级改造工程由深圳市合泰水务技术有限公司负责运营,新快报记者从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官方网站查询发现,上洋污泥处理厂于2013年5月通过环评,而合泰公司仅仅是在环评通过的数天前的4月26日才核准注册的。

新快报记者发现,深圳市水利学会与深圳市水务局原本属于两个独立的单位,而深圳市水务局局长在该学会任职理事长。

从今年5月开始,周边居民不断向惠州市大亚湾、深圳坪山新区管委会反映情况,希望关停污染源,但无果而终。

经新快报记者调查发现,深圳市水务技术服务公司是深圳市水利学会下属的全资子公司。

“深圳市水利学会和一些相关部门,现在正忙着把深圳市水务技术服务公司给撇开,因为这个下属公司控股了合泰公司30%的股份,很容易让老百姓联想到上洋污泥处理厂有官方背景。”有业主称,坪山污染事件从今年5月开始至今在持续发酵已引起相关部门警觉。

“上洋污泥处理厂的经营者并非简单的民企,这也是该项目能够获得审批并设立在惠深交界处的原因,此次污染事件在坪山当地根本无法获得妥善处理。”一位业主向记者透露。

潘挺对超排一事予以承认,其表示,由于目前深圳在这方面的设施不够,因此他们处理除了上洋污水处理厂排放的污泥外,还承担了深圳其他部分区域的污泥处理。 “深圳市水务局给了我们任务,我们处理后的污泥也不是随便排放的,都是由水务局统一安排收购价,然后卖给指定的企业,做建筑材料等用途。”

据当地业主称,为了弄清楚臭味来源他们曾多次实地查看。发现臭味主要来源于上洋污水处理厂、上洋污泥处理厂,为此他们曾与厂方发生过一些纠纷。在冲突中业主捡到了该厂一员工手机,意外获得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内幕。

记者观察发现,该厂周边有多个大型楼盘和村庄,居住人数达数万之多。根据官方给出的消息,坪山环境园与周边住宅、学校最近的直线距离仅有500米左右。